当前位置:首页 > 职务犯罪 > 职务犯罪案例

苏某林、郑某文贪污二审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4-26 17:08:26  来源:广州刑事辩护律师网  阅读:

  苏某林、郑某文贪污二审刑事判决书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怀集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苏某林,男,于怀集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怀集县美南村委会原主任,住怀集县。因本案于2014年10月15日被取保候审,2015年10月22日被逮捕,2015年12月18日被继续取保候审,2016年7月4日被再次逮捕。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郑某文,曾用名郑某甲,男,于怀集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怀集××××村委会副主任、文书、报帐员,住怀集县。因本案于2014年10月15日被取保候审,2015年10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怀集县看守所。

  审理经过

  怀集县人民法院审理怀集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苏某林、郑某文犯贪污罪一案,于2015年10月22日作出(2015)肇怀法刑初字第31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苏某林、郑某文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了肇庆市人民检察院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判认定:2012年至2013年期间,被告人苏某林在怀集县坳仔镇美南村委会任主任,被告人郑某文在怀集县坳仔镇美南村委会任文书兼报账员。二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如下:

  (一)2009年10月11日,莫湖水电站与怀集县坳仔镇人民政府签订协议书,由怀集县坳仔镇人民政府协助莫湖水电站征租地工作,莫湖水电站向怀集县人民政府支付工作经费。被告人苏某林利用协助政府工作的职务之便,与被告人郑某文、坳仔镇人民政府主管租征地工作的镇委副书记何某(另案起诉)相互勾结,将莫湖水电站拨付给美南村委会的工作经费、青苗补偿款予以侵吞,数额共计人民币120500元。

  1、2012年3月,被告人苏某林与何某经密谋,向莫湖水电站套取有关租地工作经费人民币50000元。后经何某与莫湖水电站协调,莫湖水电站将该笔款通过转账拨付给美南村委会。收到款后按事前约定,何某分得20000元,余款30000元由美南村委会干部私分,其中被告人郑某文分得11770元,被告人苏某林分得3770元。

  2、2012年,莫湖水电站所在库区水浸美南村委会南塘片、南湾片辖区的沙洲,该沙洲属国家所有,南塘片、南湾片村民在该沙洲种植生产。2012年3月,被告人苏某林、郑某文与何某经密谋,由被告人苏某林假冒其妻子梁某连及弟媳黄某花的名义、被告人郑某文假冒其妻子张某连的名义,伪造承包经营土地协议书,向莫湖水电站骗取青苗补偿款人民币115500元。除支付青苗补偿款人民币45000元给南塘片、南湾片集体村民,用于该两村建设开支外,余款人民币70500元由何某与美南村委会干部予以私分。其中何某分得人民币30000元,被告人苏某林分得人民币9500元,被告人郑某文分得人民币8500元。

  (二)被告人苏某林在任职本县坳仔镇美南村委会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与任职该村委会文书兼报账员的被告人郑某文相互勾结,将美南村委会对口帮扶单位南海区丹灶镇人民政府拨付的扶贫款予以侵吞,数额共计人民币70000元。

  1、2012年6月,美南村委会以增加村委会经济收入需资金投资项目为由,向对口帮扶单位南海区丹灶镇人民政府申请到扶贫资金人民币70000元,用于入股郑某庆经营的南达竹藤制品有限公司。该款由坳仔镇财政所拨付到美南村委会账户后,被告人苏某林提议将该笔扶贫款中的人民币40000元由村委会干部私分,经与被告人郑某文密谋,先将扶贫款人民币70000元以入股的名义转账至南达竹藤制品有限公司账户,再由郑某庆经手将其中人民币40000元通过转账方式返还给美南村委会。后被告人苏某林、郑某文将该笔人民币40000元提取出来,与村干部以发补助的名义私分。其中被告人苏某林、郑某文各分得人民币8000元。

  2、2012年2月,被告人苏某林、郑某文通过伪造修铺企更路面合同书、虚开工程发票等手段,骗取对口帮扶单位南海区丹灶镇人民政府拨付的扶贫款人民币20000元。款项到账后,被告人苏某林、郑某文提取现金出来,以发补助的名义与村干部私分。被告人苏某林、郑某文各分得人民币4000元。

  3、因南海区丹灶镇人民政府帮扶美南村委会兴建的猪舍遭洪水毁坏需进行修复。2013年10月,被告人苏某林、郑某文通过虚增猪舍修复工程量、虚开加大工程发票等手段,骗取扶贫款人民币10000元,并将该款以发补助的名义与村干部私分。被告人苏某林、郑某文各分得人民币2000元。

  综上,被告人苏某林、郑某文共同参与侵吞工作经费、青苗补偿款、扶贫款共计人民币190500元。其中被告人苏某林分得赃款人民币27270元,被告人郑某文分得赃款人民币34270元。

  2014年6月3日,怀集县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通知二被告人到案接受调查,同日决定立案侦查。

  案发后,被告人苏某林、郑某文已分别向怀集县人民检察院退出了所得赃款共计人民币61540元。其中被告人苏某林退出赃款人民币27270元,被告人郑某文退出赃款人民币34270元。

  上述事实,认定的证据有:

  (一)书证

  1、侵吞工作经费、青苗补偿款书证材料:

  (1)侵吞工作经费人民币50000元的材料:

  ①莫湖水电站与怀集县坳仔镇人民政府的协议书,证实2009年10月11日,莫湖水电站与怀集县坳仔镇人民政府签订协议书,由怀集县坳仔镇人民政府协助征租地工作,向怀集县坳仔镇人民政府支付工作经费的事实。

  ②莫湖水电站付款审批清单、解决库区租地的工作经费申请、中国农业银行结算业务申请书、广东省行政事业单位资金往来结算票据,证实2012年3月17日,美南村委会向莫湖水电站申请工作经费人民币50000元,其中申请上有“以后从镇工作经费扣除50000元正、何某28/3”的批示;2012年4月9日,拨付工作经费人民币50000元到美南村委会账户的事实。

  ③工作经费50000元的分配表,证实村干部分钱的情况,其中苏某林分到3770元;郑某文分到3770元、支丈量工资8000元;何某分到20000元。

  ④协议书、石某的身份证复印件及广东省地方税收发票,材料显示2012年4月19日,美南村委会与“石某”就库区租地丈量工作及误工等事项签订协议,村委会支付丈量、误工等费用给“石某”。但石某证实不清楚此事,上面的签名不是其所签,款项也没有收到;苏某林承认是其冒签的。

  ⑤肇检技鉴字(2014)4号文件检验意见书,证实协议书上“石某”的签名为上诉人苏某林所写的事实。

  (2)青苗补偿款人民币115500元支出材料:

  ①承包经营土地协议书及身份证复印件,证实水浸沙洲以梁某连、黄某花、张某连的名义伪造承包经营土地协议书的事实。

  ②中国农业银行结算业务申请书,证实拨付青苗补偿款分别到梁某连、黄某花、张某连账户共计人民币115500元的事实。

  ③青苗款分配表及收条,证实南湾片、南塘片各收到青苗补偿款各为22500元,村干部分钱的情况,其中苏某林分到7500元、开户办理手续2000元;郑某文分到7500元、开户办理手续1000元。

  ④收条、支出证明单,证实南湾片、南塘片各将青苗补偿款22500元支付了南塘小学围墙、修建南湾村卫生塘建设的事实。

  ⑤借条1张,证实2012年9月26日,苏某林给何某30000元,何某以借条的方式写给苏某林做依据的事实。

  2、侵吞扶贫款的书证材料:

  (1)南海区丹灶镇人民政府帮扶款70000元的情况:

  ①入股协议书及收据,证实美南村委会将南海区丹灶镇人民政府帮扶款70000元入股南达竹藤制品有限公司,公司收到入股资金70000元的事实。

  ②广东农村信用社转账凭单,证实2012年8月14日,南达竹藤制品有限公司将入股款40000元转到美南村委会账户的事实。

  ③怀集县村级财务现金支出凭单、补助签收表及补助工资、油费发放表,证实村干部私分40000元的情况。

  ④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开户许可证,证实南达竹藤制品有限公司进行了执业登记及法人代表人是郑某丙的情况。

  (2)修铺企更路扶贫款20000元的情况:

  ①修铺企更路面合同书、苏某乙的身份证复印件及广东省地方税收发票,材料显示2011年12月23日,美南村委会与“苏某乙”签订了修铺企更路合同书,村委会支付给“苏某乙”20000元。但苏某乙证实不清楚发票及合同书的情况,其没有做过工程,该20000元也没有收到。

  ②怀集县村级财务现金支出凭单,证实村干部私分20000元的情况。

  (3)修复猪舍扶贫款10000元的情况:

  ①修复猪舍协议书、张某甲的身份证复印件及广东省地方税收发票,材料上显示美南村委会与“张某甲”签订了修复猪舍协议书,村委会支付给张某甲32500元,但张某甲证实是苏某林与其商量把工程发票开多10000元,用来给村干部发补贴,协议书上写的是工程造价32500元,张某甲收到是22500元。

  ②怀集县村级财务现金支出凭单、补助表,证实村干部私分10000元的情况。

  3、归案经过、补充材料函及常住人口信息表,证实2014年5月怀集县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办理有关案件的过程中发现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涉嫌有违法行为,同年6月3日,依法通知二被告人到案接受调查,同日决定立案侦查的经过及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的身份情况。

  4、村(居)委员会成员登记表,证实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是村干部的职务情况。

  5、广东省暂扣(冻结)财物收据,证实上诉人苏某林退回赃款人民币27270元;上诉人郑某文退回赃款人民币34270元的事实。

  (二)证人证言

  1、证人敬某(村委会副主任)的证言:南海区丹灶镇人民政府是对口帮扶美南村委会的单位。扶持项目时,村委会都会召开会议讨论,村干部都知情。因为水浸我们的水田、山地和旱地,就租用了被水浸部分土地。到年底时,村委会就发一些补贴,有时候在村委会办公室发,有时候在主任苏某林家发,发补贴都是有签领手续的。发补贴钱的来源,有些是南海区丹灶镇府拨来的扶贫款,有些是拨来的工作经费及青苗补偿款,还有些是扶贫项目做工程的时候加大工程发票额套出来的。苏某林召集我、郑某文、郑某乙、苏某甲几个村干部集中开会,苏某林提议将这些钱取出来发给村干部当工资补贴或年终补助之类的,我们全部赞成的。开会后,一般是苏某林和郑某文去取钱,回来再集中开会分钱。一般是平均分,村干部个个都有份,每人都分几千元左右,具体每人分到多少钱,要问苏某林和郑某文才清楚。我总共分到了2万多元。①2012年拨的付了一笔50000元的工作经费给村委会,其中30000元由苏某林、郑某文、我、郑某乙、苏某甲分了,另外听苏某林讲分给了坳仔镇委副书记何某20000元。②2012年的时候,苏某林和何某、黄某甲一起向莫湖水电站争取一笔青苗补偿款,总共115500元。苏某林召集村干部开会说,他和郑某文将115500元提取了现金,并由他经手将其中30000元支给何某,郑某文已经支给南塘片及南湾片各22500元,另外还支了1000元给郑某文和2000元给他作为开户手续,余款37500元分了作补贴。大家都同意了,每人分到7500元。苏某林将30000元给了何某,何某写了借条手续作依据。③2012年5月一天,苏某林召集郑某文、我、郑某乙、苏某甲等人一起找南海区丹灶镇府驻村干部谈扶持项目,苏某林提出希望南海区丹灶镇府再扶持一笔资金给美南村,用于入股竹厂以增加村委会收入。经过商量同意再扶持70000元给美南村委会。苏某林又提出要入股郑某丙竹厂,我们村干部都同意了。过几天,我们找郑某丙商量入股投资的事情,郑某丙同意我们入股。过了一段时间,南海区丹灶镇府支持的70000元扶贫款拨付到美南村委会账户,我们村干部开会,苏某林提出想说服郑某丙,要他将村委会入股的70000元退还40000元,当作村干部工资补助,剩下30000元给郑某丙作辛苦费。接着苏某林、郑某文、我、郑某乙、苏某甲一起去到郑某丙竹厂,在他办公室谈,郑某丙说可以。之后,美南村委会将70000元扶贫款拨付给郑某丙竹厂几天后,郑某丙将其中40000元转账给美南村委会,再由苏某林和郑某文去银行提取现金。过了约一个星期后,苏某林再召集村干部开会,将40000元发给大家当作工资补助,五个人平均分,每人8000元。大家都同意,当时分时没有签领手续的。④2012年2月份,苏某林、郑某文、我、郑某乙、苏某甲5名村干部开会,在会上,苏某林提议通过伪造合同、虚开发票的方式套取一笔经费发给村干部作补贴,大家都同意。后由苏某林伪造了1份修路合同,并由他到地税局以“苏某乙”的名义虚开1张20000元的修路工程发票,再由苏某林和郑某文办理相关手续提取现金。之后,我们村干部平分了该20000元,每人分到4000元。⑤2013年10月左右,南海区丹灶镇府扶持的猪舍遭洪水毁坏,需要进行修复。请张某甲承包了工程,工程资金来源是南海区丹灶镇府的扶贫款。因为快过年了,为了给村干部发补贴,苏某林召集我、郑某文、郑某乙、苏某甲开会,通过虚增10000元工程量套取出来由我们村干部分,5名村干部都同意。接着苏某林拿张某甲的身份证到税务部门开了1张30000元的发票,交给郑某文报账。郑某文拿到虚增的10000元后,我们村干部开会分钱,每人分到2000元,当时没有写签领手续。

  2、证人郑某乙(村干部)的证言:我多次领取过补助,是经村委会班子开会同意后领取的,我共分得2万多元。每次都是苏某林提出分钱意见,我、郑某文、敬某、苏某甲都同意。我领取的补助都是由郑某文交给我。补助的钱有南海区丹灶镇府拨来的扶贫款、拨付的工作经费等。①2012年5月的一天,苏某林通知郑某文、敬某、苏某甲和我开会,苏某林告诉我们拨付了一笔50000元工作经费,是他和何某申请到的,何某要求分钱,我们都同意了。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又开会,苏某林告诉我们50000元经费拿到了,其中20000元他已经交给何某了,我们先将15000元分给村干部作为补贴。大家都同意,每人分到3000元,当时村干部都有签名。另外,扣除税费(苏某林说支了税费3150元)、支丈量土地人工工资(其中人工工资8100元是郑某文交给我,由我经手发给工人的),还有3850元,也由我们5名村干部每人分到770元。这次我们每人共分到3770元。②2012年,水浸美南村委会的一处沙洲而毁坏青苗,苏某林和何某、黄某甲一起向莫湖水电站争取一笔青苗补偿款是115500元。苏某林跟我们说要分给何某、黄某甲30000元,沙洲涉及到南塘片及南湾片各给22500元,剩下的钱发给我们村干部当补贴。大家都同意。过了一段时间,苏某林召集村干部开会说115500元到账了,他和郑某文已提取了现金,并由他经手将其中30000元支给了何某,何某写了借条;他又说郑某文已经支给南塘片及南湾片各22500元,另外还支了1000元给郑某文和2000元给他作为开户手续费,现在余下37500元分了作补贴。大家都同意了。我们每人分到7500元,都有签名。分给何某是30000元,不是借款,他写借条是作为依据。③2012年5月左右,南海区丹灶镇府扶持了一笔70000元扶贫款给美南村委会,用于入股竹厂。我们将该70000元投资到郑某丙的竹厂,约定每年分红利20000元给村委会。过了一段时间,苏某林提出想要求郑某丙将村委会入股的70000元退还40000元,当作村干部工资补助,剩下30000元给郑某丙作辛苦费。经我们5名村干部与郑某丙协商,郑某丙同意了。在该70000元扶贫款拨付给郑某丙竹厂几天后,郑某丙将其中40000元转账给美南村委会。过了约一个星期后,苏某林召集郑某文、敬某、苏某甲和我开会,苏某林提出将40000元发给大家当作工资补助,每人8000元。大家都同意,当时我们没有签领手续的。④2012年年初,苏某林召集郑某文、我、敬某、苏某甲5名村干部开会,会上,苏某林提议通过以伪造合同、虚开发票的方式套取一笔经费发给村干部作补贴,大家都同意。接着,由苏某林伪造了1份修路合同,由他经手以“苏某乙”的名义虚开20000元的修路工程发票,之后,我们村干部将该20000元套取分掉,每人分到4000元。⑤2013年年底,南海区丹灶镇府扶持建设的猪舍遭洪水毁坏,我们村干部安排张某甲承包猪舍修复工程,工程资金是南海区丹灶镇府的扶贫款。因为差不多过春节,为了给村干部发补贴,苏某林向我、郑某文、敬某、苏某甲提议,通过虚增10000元工程量套取出来,发给村干部作年底补贴,大家都同意。苏某林拿张某甲的身份证开了发票,我们套取了10000元后,每人分到2000元,当时没有写签领手续。

  3、证人苏某甲(村干部)的证言:2012年和2013年,我们村干部有发补助,补助的经费是南海区丹灶镇府拨来的扶贫款、向争取到的工作经费。我总共分得20000元左右。①2012年5月的一天,苏某林、郑某文、郑某乙、敬某和我开会,苏某林告诉我们几个村干部,他和何某以美南村委会的名义向莫湖水电站申请到了一笔50000元工作经费。苏某林说何某提出要分30000元钱,我们都同意了。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又在开会,苏某林说50000元工作经费已到账,因为要支付开发票报账的税费,只给了何某20000元,我们先将15000元分给村干部作为补贴。大家一致同意,将15000元分掉了。其余15000元中,苏某林说交了3150元税费、支付丈量土地人工工资8000元,尚余3850元。我们5名村干部又每人分到770元。我们每人共分到3770元。②2012年,水浸美南村委会的中心洲,苏某林和何某、黄某甲向争取一笔青苗补偿款是115500元。苏某林在村干部会议上对我们讲要分给何某、黄某甲30000元,分给南塘片及南湾片各22500万元,剩下的钱才发给我们村干部当补贴。大家都同意。过了一段时间,苏某林召集村干部开会说115500元拿到账了,他已经将其中30000元支给了何某,并要求何某写了手续;他又说已经支给南塘片及南湾片各22500元,另外还支了1000元给郑某文和2000元给他作为开户手续费,现在还余下37500元分了作补贴,大家都同意了。我们每人分到7500元,都有签名。分给何某确实是30000元,不是借给他的,他写借条是为了有依据。③南海区丹灶镇府扶持的款项给美南村委会,有用于入股投资,发展村委会经济。经过商量,驻村干部同意了扶持一些款项给村委会投资。后来苏某林和郑某文将扶持的款项发给我们村干部做补贴,但没有讲明具体是哪一笔扶贫款。④2012年2月左右,苏某林在一次村干部全体会议上提议通过伪造合同、虚开发票的方式套取一笔经费发给村干部作补贴,大家都同意。我记得由苏某林伪造了1份修路合同,又以“苏某乙”的名义开了一张20000元的修路工程发票,然后,苏某林和郑某文办理相关手续提取现金,我们村干部将该20000元平分了,每人分到4000元。⑤2013年年底,南海区丹灶镇府扶持建设的猪舍遭洪水毁坏,我们村干部就请了张某甲来做修复工程,工程资金是南海区丹灶镇府的扶贫款。实际工程款本来是20000元,但我们开发票时加大了10000元,由苏某林经手开了1张30000元的发票,除了支付工程款外,余下10000元由苏某林、我、郑某文、敬某、郑某乙当作年底补贴分掉了,每人分到2000元。

  4、证人石某的证言:我是做泥水的,我没有做过土地丈量、测量工作。我与苏某林是亲戚,我有将身份证交给苏某林,叫他帮我办理社保医保手续。2012年4月19日,美南村委会与“石某”签的协议书;2012年4月20日,广东省地方税收通用发票及现金支出凭单“库区丈量土地误工费用,金额44969元”,我不清楚,上面的签名不是我签,该款我也没有收到。

  5、证人张某甲的证言:我在2013年7、8月左右承包过美南村的猪舍修复工程,这个猪舍南海区丹灶镇府扶持建设的。当时村主任苏某林找到我说猪舍损坏了需要修复,丹灶镇府也拨了一笔钱给村里,想找我去承包修复,问我要多少钱才愿意做,我说要看过才知道。我去看过猪舍后,就跟苏某林说要2万多元。苏某林和村干部同意我的报价,让我承接这个工程。在签协议前的一天,苏某林跟我说想把工程发票开多10000元,用来给村干部发补贴,并交代我以后有人问,就说发票上的金额就是工程的实际造价,我同意了。协议书上写的是工程造价32500元。在工程差不多完工的时候,苏某林要我的身份证去开了发票。工程完工后,在2013年10月的一天,苏某林打电话叫我去他家拿钱,我就去他家,他将工程款现金22500元交给我,当时我签了名,收了钱,之后,我将钱支给工人。

  6、证人苏某乙的证言:我有做过美南村委会的工程,总工程款一万九千多元,工程款已经全部支付给我了。近几年我的身份证及户口簿长期放在苏某林处,由他保管,是为苏某林方便办理有关手续。美南村委会修铺企更路面合同书上乙方“苏某乙”的签名不是我签的;2012年2月27日的建筑工程发票不是我开具的。发票及合同书的情况我不清楚,我没有做过合同书上的工程,发票上面款20000元,我也没有收到。

  7、证人郑某丙的证言:2012年南海区丹灶镇府扶持了一笔70000元给美南村委会。同年5月的一天,苏某林跟我说村委会想将这70000元用于入股我的怀集县南达竹藤制品有限公司,公司每年分红给村委会。我考虑后就答应他了。过几天,苏某林等村干部、南海区丹灶镇府驻村干部与我协商,将该70000元入股公司,公司每年分红利20000元给村委会,我答应了他们。没多久,南海区丹灶镇府搞好合同,我就签了字。签合同不久,南海区丹灶镇府将扶持的70000元扶贫款打到我公司的账户上了。后来我父亲有意见,苏某林等村干部知道后,大家就协商处理,苏某林就提出将其中40000元退还给美南村委会,其余30000元留给竹厂用。其他村干部都同意,我也同意了。之后,我将其中40000元转账到美南村委会的账号,剩余30000元就留给南达竹藤制品有限公司。

  8、证人古某(经理)的证言:①、2012年3月的一天,坳仔镇府征租地工作小组的何某、黄某甲和美南村委会苏某林来到办公室找我们协商,因库区水浸了美南村委会的沙洲,有3个村民在沙洲上耕种,要求我公司补偿一次性青苗款给3个村民。我们要求坳仔镇府何某、黄某甲核实沙洲的面积。过了十几天,何某、黄某甲、苏某林再次来到办公室找我们协商,并告诉我们沙洲总面积77亩,由梁某、张某乙及黄某乙3个村民耕种。何某、黄某甲、苏某林将3份协议书交给我们,何某、黄某甲还跟我们讲如果不支付一次性青苗补偿款给3个村民,日后的征租地工作很难开展了。我们只能答应支付这笔一次性青苗补偿款,按每亩1500元的补偿标准,总共补偿了115500元。我公司是按协议将款项转到梁某、张某乙及黄某乙3人的银行账户。实际上我们公司没有到现场测量过沙洲的面积,是否存在这个沙洲、沙洲有没有青苗,我公司都不知道,我公司全权委托由坳仔镇府征租地工作小组负责,协议书上的面积及户主姓名的真实性我们都没有核实过。②、2012年3、4月份的一天,何某找公司沟通,因征租地工作要推进,需要支付50000元工作经费给美南村委会,公司答应了,并要求何某办理相关手续才能支付。过了几天,何某带苏某林来到办公室,他们把经何某审批的申请等有关材料拿给我们,经公司董事长同意后,由公司出纳邓素兰办理手续将50000元工作经费转到美南村委会的银行账户,该笔款是支付给美南村委会的征租地工作经费。

  9、证人黄某甲(征租地工作小组成员)的证言:坳仔镇府征地拆迁工作小组组长是何某,我是2012年左右才参与该小组的,我和其他小组成员主要负责现场租地的测量工作。我经手办理过征用美南村委会水浸沙洲青苗补偿的协议书。2011年年底一天晚上,在华苑酒店,何某、我与苏某林、郑某文等吃饭,苏某林提出美南村委会有一处沙洲被水浸了,青苗遭到毁坏,他们想向莫湖水电站申请一笔青苗补偿款,成功的话,一部分补偿款他给群众,一部分作为村委会经费,还分一部分给何某和我。当时我说不要,并提出想拿青苗补偿款,必须要有具体的业主签协议。何某说可以向莫湖水电站申请一笔青苗补偿款,但拿到钱后要给一部分他和我,还叫苏某林和郑某文以3户群众的名义申请,并且说以女人的名义会好一点。我与苏某林、郑某文都表示没有问题。何某又说这件事他会与莫湖水电站衔接的。过了几个月,何某、苏某林、古某到水浸沙洲的现场核实过,经他们多次沟通协调,莫湖水电站方面同意补偿77亩,按1500元/亩的标准补偿。何某安排我填写协议书,签协议的地点是指挥部办公室。苏某林、郑某文以3个女人(名字我记不清楚)的名义分别签了三份协议书,苏某林和郑某文提供了3个女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和银行帐号交给莫湖水电站。过了一段时间,拿到了青苗补偿款115500元,苏某林来到镇府叫我到何某办公室,现场只有我们3人,苏某林拿出3扎现金放到何某的办公桌上,说这30000元给你们两个的。我马上说我不要了,说完我就先离开何某办公室了,之后我不清楚他们谈什么、做什么。大约至2013年11月左右,我见到苏某林,苏某林对我说那30000元何某拿了,但他没有告诉我何某有没有写手续。其余款项的去向我不清楚。

  出示的“莫湖水电站承包经营土地协议书”3份就是我填写的,其中梁某、黄某乙的协议书是苏某林代签名,张某乙的协议书是郑某文代签名;梁某、张某乙及黄某乙身份证复印件是苏某林和郑某文提供的。

  10、证人何某(征租地工作小组组长)的证言:莫湖水电站曾支付过50000元工作经费给美南村委会,该笔50000元款属于支给坳仔镇府的工作经费一部分,属于坳仔镇府公款。该笔50000元的具体去向,我不清楚,苏某林才清楚,因为工作经费由他负责支付。苏某林等人向申请了一笔115000元的青苗补偿款,是我和黄某甲先与莫湖水电站沟通好后,我再安排黄某甲做具体工作,该115000元的具体去向我不清楚。上述两笔款,我没有参与分钱,也没有分到钱。我曾向苏某林借过30000元,但具体时间我忘记了。

  11、证人张某乙(郑某文妻子)的证言:我的身份证由丈夫郑某文保管,他没有告诉我有人用我的身份证开过银行账户,我没有开过银行账户,也没有钱存到银行。我家没有被征用或租用过土地及青苗。2013年3月26日的“莫湖水电站承包经营土地协议书”、2012年9月11日的“中国农业银行结算业务申请书”凭证及“张某乙身份证复印件”中“张某乙”签名不是我签的。我没有收到过一笔40500元的青苗补偿款。

  12、证人黄某乙的证言:美南村委会姓苏的主任,是我伯父。我的身份证平时都是我伯父保管,我没有开过银行账户,也没钱存到银行,我家没有被征用或租用过土地、青苗。2013年3月26日的“莫湖水电站承包经营土地协议书”、2012年9月11日的“中国农业银行结算业务申请书”凭证及“黄某乙身份证复印件”中“黄某乙”签名不是我签的,我不会写字,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我没有收到35250元的青苗补偿款。

  13、证人梁某(苏某林的妻子)的证言:我的身份证平时由苏某林保管,我自己很少用身份证,没有在银行开设过账户,也没有使用过银行账户,我不认识字,也不会写字,所以没有去银行存取过钱的。我户没有被有关部门或单位征用、租用过土地或补偿过青苗款。2013年3月26日的“莫湖水电站承包经营土地协议书”、“梁某身份证复印件”中“梁某”签名不是我签的,“中国农业银行结算业务申请书”的情况,我不清楚,我根本不知道我有这个账户,而且我也没有收过这笔款。

  14、证人张某丙(时任南塘片出纳)的证言:2012年的时候,水浸了我们美南村委会的一处河道中心洲,这个中心洲有大约一半面积位于南塘片,另一半位于南湾片。这个中心洲属于国家的,但我们村民认为是属于我们两片集体的。经过镇政府和村委会的多次努力争取,同意对中心洲青苗进行补偿,我不清楚镇政府和村委会具体如何争取的。2012年12月的一天,村委会干部郑某乙打电话说青苗补偿款到了,叫我领钱。我就到了郑某乙经营的竹厂,郑某乙说南塘片的青苗补偿款是22500元,南塘片6个生产队都有份的。就将22500元交给我,我收到钱后,郑某乙写了一张收条叫我签名,我签名后便带钱回去了。实际上中心洲是没有权属证书,中心洲上的青苗也是属于国家所有的。该22500元已全部用于建设南塘小学围墙了。

  15、证人郑某丁(南湾村出纳)的证言:2012年10月份,库区水浸了南湾村的土地。支付过位于南湾与南塘之间的中心洲一次性青苗补偿款22500元,该笔青苗补偿款是南湾村的村长郑某乙现金交给我的,当时我有写收据,后来我将该笔款入了村账。这个中心洲是没有权属证书,是属于国家所有的,中心洲的青苗也是属于国家所有的。该笔款22500元用于修建南湾村卫生塘了。

  (三)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苏某林的供述:①2012年上半年,我和负责天涛租征地工作的镇委副书记何某一起去到莫湖水电站,以美南村委会的名义申请到了一笔50000元的工作经费。2012年5月份,我召集郑某乙、敬某、苏某甲和郑某文5名村干部开会,我告诉他们我和何某去申请到了一笔50000元工作经费,我还说何某提出将30000元分给他,剩余20000元给我们美南村委会。当时我提议剩下的20000元由我们5名村干部平均分了,当作我们协助坳仔镇政府租地工作的辛苦费,郑某乙、敬某、苏某甲和郑某文都没有意见。实际上我只给何某20000元,我记得在坳仔镇府门口,我上了何某驾驶的“的士头”车,在车上我亲手将20000元交给了何某,没有写任何手续的,在场的是何某和我,郑某文没有上车。剩下30000元由我、郑某乙、敬某、苏某甲、郑某文私分了。②2012年,水浸到了美南村委会的一处沙洲,水浸的沙洲面积是77亩,沙洲实际上属于国家,可以不补偿给我们的,但为了找点钱给村干部发补贴,为了不让被水浸到的南塘片及南湾片群众闹事,我和何某、黄某甲向莫湖水电站争取了这笔青苗补偿款是115500元。在一次村委会干部会议上,我、郑某乙、敬某、苏某甲和郑某文都在场,我提出在争取这笔补偿款的过程中,何某、黄某甲出了不少力,将30000元分给镇府,分给南塘片、南湾片各22500万元,余下40500元由村委会支配,大家都同意。这笔补偿款是用3个农户的名义申请的,分别是黄某乙、张某乙、梁某,其中张某乙是郑某文妻子,梁某是我妻子,黄某乙是我弟媳。我用梁某、黄某乙的身份证到农信社开了一个账户,郑某文用张某乙的身份证到农信社开了一个账户。然后,黄某甲将三份协议书给我和郑某文签,其中梁某、黄某乙的协议书是我代签,张某乙的协议书是郑某文代签。接着由黄某甲到莫湖水电站办理有关手续。过了大约一个多月,黄某甲打电话告诉我补偿款拨付了,叫我们查查。经我和郑某文查询,补偿款全部拨付到账了。过了一段时间,我经手将拨付到梁某、黄某乙账户上的补偿款75000元全部提出现金,郑某文经手将张某乙账户上的40500元提出现金。然后,郑某文分别支给了南湾片、南塘片各22500元。我经手给何某30000元,当时在场只有我和何某,我叫他写一张借条给我,何某就写了张借条给我,实际上这30000元是分给他的,写借条是为了有依据在手,防止何某日后不承认收到30000元。另外还支了1000元给郑某文和2000元给我作为开户手续费。余下37500元,我们5名村干部每人分到7500元。③2012年5月一天,我打电话叫上郑某文、我、郑某乙、苏某甲等人一起找南海区丹灶镇府驻村干部谈扶持项目的事。我提出希望南海区丹灶镇府再扶持一笔资金给美南村,用于入股竹厂以增加村委会收入。经过商量驻村干部同意再扶持70000元给美南村委会。我又提出投资到郑某丙竹厂,其他4名村干部都同意。过几天,我们找郑某丙商量入股投资的事情,郑某丙同意我们入股,竹厂每年分20000元红利给村委会。2012年8月初,南海区丹灶镇府通过坳仔镇财政所的账户将70000元扶贫款拨付到美南村委会账户,我们村干部开会,我提出想说服郑某丙,要他将村委会入股的70000元退还40000元给村委会,当作村干部工资补助,剩下30000元给郑某丙作辛苦费。接着我们5名村干部一起去到郑某丙竹厂,在他办公室谈,郑某丙说可以。之后,美南村委会将70000元扶贫款拨付给郑某丙竹厂几天后,郑某丙将其中40000元转账给美南村委会,再由我和郑某文去银行提取现金,暂由郑某文保管。一个星期后,我再召集村干部开会,将40000元发给大家当作工资补助,五个人平均分,每人8000元。大家全部同意,当时分时没有签名的。④2012年2月份,我、郑某文、敬某、郑某乙、苏某甲5名村干部开会,在会上,我提议通过伪造合同、虚开发票的方式套取一笔经费,后每个村干部平分。其他4名村干部都同意我的提议。后我打印了1份协议书,并由我到地税局以“苏某乙”的名义虚开1张20000元的修路工程发票,由郑某文填写支出凭单,我与郑某文到银行提取现金。之后,我们村干部平分了该20000元,每人分到4000元。⑤2013年10月左右,南海区丹灶镇府扶持的猪舍遭洪水毁坏,需要进行修复。请张某甲承包这个工程,工程资金来源是南海区丹灶镇府的扶贫款。因为快过年了,为了给村干部发补贴,我召集敬某、郑某文、郑某乙、苏某甲开会,通过虚增10000元工程量套取出来由我们村干部分,5名村干部都同意。接着我拿张某甲的身份证到税务部门开了1张30000元的发票,交给郑某文报账。郑某文拿到虚增的10000元后,我们村干部开会分钱,我提议每人分到2000元,大家都同意,当时没有写签领手续。

  2、被告人郑某文的供述:①2012年5月左右,苏某林叫郑某乙、敬某、苏某甲和我5名村干部开会,苏某林告诉他们,他和何某去天涛莫湖水电站申请到了一笔50000元工作经费给美南村委会,何某要分走30000元,美南村委会只拿到20000元。苏某林又提议剩下的20000元由我们5名村干部平均分了,当作我们协助坳仔镇政府租地工作的辛苦费,大家都同意。过七、八天,我和苏某林去到坳仔镇农村信用社提取50000元现金,提取现金后,苏某林说已经跟何某谈好,给20000元何某,于是我将20000元交给苏某林,我和苏某林一起去到坳仔镇府门口,苏某林一人上了何某驾驶的“的士头”车,我没有上车进了镇府。大约2、3分钟后,苏某林找到我说钱已经给了何某。几天后,剩下30000元由苏某林、我、敬某、苏某甲、郑某文分得3770元,还有8000元实际上没有支付,在我身上。②2011年10月份,何某和黄某甲跟我和苏某林讲,美南村委会有个水浸沙洲,可以向莫湖水电站申请一笔青苗补偿款,但要给一部分何某和黄某甲。过了一个月左右,黄某甲拿出3份水浸美南村委会沙洲的3份补偿款协议书,跟我们讲向莫湖水电站争取到一笔115500元青苗补偿款,需要分3份协议申请。我当场就以我妻子张某乙签了1份协议,金额是40500元;苏某林分别以梁某、黄某乙签订了2份协议,金额合共75000元。过了一个多月,我们将身份证复印件及银行账户交给了黄某甲。过了十几天,水浸沙洲一次性青苗补偿款到账了,苏某林通知我将其中30000元取出来交给何某。我和苏某林一起到坳仔镇农村信用社提取30000元现金,由他交给了何某。过了几个月,在村委会,苏某林、我、敬某、苏某甲和郑某文都在场,苏某林跟我们讲交30000元给了何某,苏某林要求何某写了一张借条给他。另外支付了45000元给南塘片和南湾片,余下37500元,我们5名村干部每人分到7500元。我还分得1000元银行账户手续费和苏某林也分得2000元开户手续费。实际上我分得8500元、苏某林分得9500元。③2012年5月一天,苏某林打电话叫上我、郑某乙、苏某甲等人一起找南海区丹灶镇府驻村干部谈扶持的事。苏某林提出希望南海区丹灶镇府再扶持一笔资金给美南村,用于入股竹厂以增加村委会收入。经过商量,驻村干部同意再扶持70000元给美南村委会。苏某林又提出投资到郑某丙竹厂,其他4名村干部都同意。过几天,我们找郑某丙商量入股投资的事情,郑某丙同意我们入股,竹厂每年分20000元红利给村委会。2012年8月初,南海区丹灶镇府通过坳仔镇财政所的账户将70000元扶贫款拨付到美南村委会账户,我们村干部开会,苏某林提出想说服郑某丙,要他将村委会入股的70000元退还40000元给村委会,当作村干部工资补助,剩下30000元留给郑某丙。接着我们5名村干部一起去到郑某丙竹厂,在他办公室谈,郑某丙说可以。之后,美南村委会将70000元扶贫款拨付给郑某丙竹厂几天后,郑某丙将其中40000元转账给美南村委会,再由苏某林和我去银行提取现金,暂由我保管。一个星期后,苏某林再召集村干部开会,苏某林提出将40000元发给大家当作工资补助,五个人平均分,每人8000元。大家全部同意,当时分时我们没有签名的。④2012年2月份,苏某林、我、敬某、郑某乙、苏某甲5名村干部开会,在会上,苏某林提议通过用重复报帐的方式套取一笔经费,后每个村干部平分。其他4名村干部都同意苏某林的提议。后苏某林打印了1份协议书,并由到地税局以“苏某乙”的名义虚开1张20000元的修路工程发票,由我填写支出凭单,我与郑苏某林到银行提取现金。之后,我们村干部平分了该20000元,每人分到4000元。⑤2013年9月左右,南海区丹灶镇府扶持的猪舍遭洪水毁坏,需要进行修复。请张某甲承包这个了工程,工程资金来源是南海区丹灶镇府的扶贫款。苏某林召集敬某、我、郑某乙、苏某甲开会,苏某林提议通过报大工程金额套取10000元出来由我们村干部分,作为日常工作的补助,5名村干部都同意。接着苏某林拿张某甲的身份证到税务部门开了1张30000元的发票交给我,由我填写了一张现金支出凭证,我和苏某林去办理手续,到坳仔镇农村信用社提取30000元,苏某林将20000元给了张某甲,后我们村干部开会分钱,将剩下的10000元由我清点分钱,每人分到2000元,当时没有写签领手续。

  被告人苏某林的辩护人向法庭提供:①企业机读档案登记资料和深圳银成盛金融集团有限公司的企业信用信息资料两份,证据以证实莫湖水电站是私人企业的事实;②手机通话单,证实被告人苏某林接到电话后到检察机关反映案件事实的情况。

  一审法院认为

  原判认为,被告人苏某林、郑某文无视国家法律,利用职务之便,以套取工作经费、骗取青苗补偿款及以入股名义、虚开工程发票等方式,将公款、扶贫款予以侵吞私分,二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应依法惩处。鉴于被告人苏某林在实施侵吞工作经费和青苗补偿款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在实施侵吞扶贫款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其有自首情节,且退出了所得赃款,有悔罪表现,对被告人苏某林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郑某文在共同犯罪中,均起次要作用,是从犯,有自首情节,且退出了所得赃款,有悔罪表现,对被告人郑某文可以减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苏某林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二、被告人郑某文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三、被告人苏某林退出赃款人民币27270元,被告人郑某文退出赃款人民币34270元,共计人民币6154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由侦查机关负责上缴)。

  二审请求情况

  上诉人苏某林提出:1、莫湖电站支付5万元租地工作经费和70500元青苗补偿款不属于公共财物,而是私营企业莫湖电站的企业资金,属私有财产。2、扶贫款贪污的金额应为30900元,而不是7万元。南海丹灶镇扶持美南村委会入股竹厂的4万元中,村委会干部于2012年12月分别领取的13200元和25860元是村委干部补助工资、油费和花费支出,是村委会干部正常应领的款项,非私分扶贫款,村委会干部只贪污了900多元。3、其认罪态度好、积极退赃,建议二审法院对其改判缓刑。

  上诉人郑某文提出:原审法院认定其经手并领取五次款项34270元是事实,其无异议。但其不是国家工作人员,也不是经营国有财产的人,而莫湖电站也不是国有资产,故主体、客体均不符,定性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改判其无罪。

  肇庆市人民检察院认为:1、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正确,证据确实充分。(1)关于苏某林、郑某文贪污莫湖水电站50000元的事实。协议书、莫湖水电站付款审批清单、解决库区租地的工作经费申请、证人古某、敬某、郑某乙、苏某甲等人的证言以及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的供述均证实了该50000元的性质为莫湖水电站支付给南美村的征地工作经费,而其后苏某林提议将其中20000元给何某,而30000元由苏某林、郑某文、敬某等人分配。相关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证明,能够认定一审判决认定的本宗的事实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2)关于青苗补偿款人民币115500元支出的事实。承包经营土地协议书等书证材料、证人张某乙、黄某丙、梁雪莲的证言、村委会干部的证言及苏某林、郑某文的供述证实了相关款项的去向。一审判决认定的本宗的事实是事实清楚,证据充分。(3)苏某林利用职务之便与郑某文相互勾结侵吞扶贫款人民币共计70000元的事实。该70000元是苏某林以美南村委会增加经济收入需资金投资项目为由侵吞40000元、通过伪造修铺企更路面合同书、虚开工程发票等手段骗取帮扶单位20000元及通过虚增猪舍修复工程、虚开工程发票等手段骗取扶贫款10000元合同后,苏某林、郑某文将侵吞所得的款项与村委会干部一起私分。补助签收表、补助工资等书证、村委会人员的证言及苏某林、郑某文的供述能够证实款项已经私分,且能证实是由苏某林提出,主要手续是苏某林及郑某文所做。2、一审判决认定苏某林、郑某文的行为构成贪污罪的定性准确。本案中,苏某林利用其担任怀集县坳仔镇美南村委会主任的职务之便,与何某密谋将莫湖水电站的款项套取出来。水浸美南村委会中心洲青苗补偿款从伪造的土地租赁合同到要求款项等也是苏某林、郑某文具体实施,分配的方案也是苏某林跟村干部说先预留何某的部分然后再分配,还支付1000元给郑某文及2000给自己作为开户手续费,余下的才作为补贴进行分配,是苏某林的个人意志,因此从定性上而言,虽然最后分钱时候有向村委会相关人员在开会时候提及,但是均是体现了个人的意思,具有苏某林自己占有、支配的意志。因此,本案认定苏某林、郑某文为贪污的定性准确。3、刑法修正案九的司法解释业已出台,原判决的量刑不当,建议撤销一审判决的量刑部分予以改判。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犯贪污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对于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的上诉意见,综合评析如下:

  1、关于租地工作经费及青苗补助款是否属于公共财物的问题。经查,第一,莫湖水电站与怀集县坳仔镇人民政府的协议书、有何某批复“以后从镇工作经费中扣除伍万元正”的解决库区租地的工作经费申请、莫水电站付款审批清单以及证人古某的证言均证实,虽然该5万元是莫湖水电站直接拨付到美南村账户上,但是该款是从莫湖水电站支付给坳仔镇政府的经费中扣除,故该款属于莫湖水电站支付给坳仔镇政府的工作经费,是属于坳仔镇政府的公共财物。第二,证人张某丙、郑某丁、郑某乙、敬某等人的证言以及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的供述均证实莫湖水电站水浸的沙洲属国家所有,莫湖水电站的赔偿款应属水浸沙洲的所有权者,属公共财物。因此,上诉人苏某林等人认为租地工作经费及青苗补助款不属公共财物的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2、关于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是否具有贪污罪主体资格的问题。经查,第一,根据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的规定,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以及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勾结,伙同贪污的,以共犯论处。本案中,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与坳仔镇镇委副书记何某相互勾结,利用各自的职务便利,侵占租地工作经费及青苗补助款,应认定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与何某共同贪污,其二人具有犯贪污罪的主体资格。第二,根据我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又根据《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的规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下列行政工作时,属于刑法第93条第2款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一)救灾、抢险、防汛、优抚、移民、扶贫、救济款物的管理和发放;(二)社会捐助公益事业款物的管理和发放;…(七)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的其他行政管理工作。村(居)委员会成员登记表、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的供述均证实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等人在2011年至2014年期间分别任怀集县坳仔镇美南村村委会主任、委员。作为村委会主任和委员的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对扶贫资金负有监督、管理的职责,其属于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公务人员,符合贪污罪的主体资格。因此,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认为其二人不符合贪污罪主体资格的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3、关于上诉人苏某林侵占扶贫款金额的问题。经查,上诉人苏某林曾于2014年6月3日对美南村2012年村干部1-12月份补助工资、油费、话费发放表以及2012年美南村“两委”干部补助签收表进行指认时指出该两份表均是为了冲平4万元扶贫款而制的,该4万元是南海丹灶镇扶持美南村委会入股竹厂的7万元的一部分。上诉人苏某林的指认笔录与上诉人郑某文的供述相互印证,且有证人敬某、郑某乙证言予以佐证,原判认定上诉人苏某林等人侵占该4万元扶贫款的证据确实、充分。因此,上诉人苏某林认为其只侵占该4万元扶贫款中900多元的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4、关于上诉人苏某林是否可适用缓刑的问题。经查,依据刑法第七十二条的规定及《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严格适用缓刑、免于刑事处罚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职务犯罪分子,一般不适用缓刑或者免予刑事处罚:不如实供述罪行的;属于共同犯罪中情节严重的主犯;犯有数个职务犯罪依法实行数罪并罚或者以一罪处理的;犯罪涉及的财物属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防疫等特定款物的???。本案中,上诉人苏某林在共同实施侵吞扶贫款犯罪中属主犯,且侵吞的是扶贫款,又属犯有数个职务犯罪依法一罪处理的情况,故依法不能对其适用缓刑。因此,上诉人苏某林建议二审法院对其改判缓刑的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无视国家法律,与国家工作人员勾结或利用协助政府从事行政管理的职务之便,以套取工作经费、骗取青苗补偿款及以入股名义、虚开工程发票等方式,将公款、扶贫款予以侵吞私分,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应依法惩处。上诉人苏某林在共同实施侵吞扶贫款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犯罪处罚;在共同实施侵吞工作经费和青苗补偿款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上诉人郑某文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从轻或减轻处罚。鉴于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在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投案,如实供述,属于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且均退出了违法所得,依法亦可酌情从轻处罚;结合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的犯罪事实、情节等,依法对其二人予以从轻处罚。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因二审期间,原一审量刑所依据的法律规定已作调整,根据新规定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的贪污数额190500元属于数额较大,应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下量刑,故应适用新的法律和司法解释对其犯贪污罪的量刑予以调整。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的上诉意见,经查,均理据不足,不予采纳。肇庆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但由于法律修订,需对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的量刑予以调整的意见,理据充分,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以及《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维持(2015)肇怀法刑初字第31号刑事判决第一、二项对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犯贪污罪的定罪部分以及第三项。

  二、撤销(2015)肇怀法刑初字第31号刑事判决第一、二项对上诉人苏某林、郑某文犯贪污罪的量刑部分。

  三、上诉人苏某林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10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扣除2015年10月22日至同年12月18日被羁押的58日,即自2016年7月4日起至2018年2月4日止。)

  四、上诉人郑某文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0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0月22日起至2017年4月21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颜国军

  审判员钟庆

  代理审判员欧阳平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七月四日

  书记员

  书记员汤靖雯

 

上一篇:翁源县某某矿业有限公司犯单位行贿罪、陈威犯单位行贿罪梁某甲等犯非法采矿罪一案刑事判决书 文章分类:职务犯罪案例
下一篇:成济荣、成东锋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

 

相关文章  
 
首席律师推荐  
杨浩律师
杨浩律师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心理咨询师
电话:(微信)15800009001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7-9层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扫码加律师微信
广州刑事律师网,杨浩律师
电话(微信):15800009001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7至9楼
©2019 广州刑事辩护律师网 www.0206464.com 版权所有 皖ICP备18022510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1648号